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雜志 > 正文

下半場開啟 產業互聯網拐點將至

從2019年兩會開始,圍繞B端企業為核心的產業互聯網就成為了高頻熱詞,并越來越廣泛地被認為是互聯網競爭的下半場,騰訊、阿里、百度、華為、京東……巨頭們相繼重注入局,因為產業互聯網的未來想象空間顯然要比消費互聯網要大得多。

p35

p35-產業互聯網助力各行各業實現數字化和智能化變革《中國經濟周刊》首席攝影記者 肖翊 攝

產業互聯網助力各行各業實現數字化和智能化變革(《中國經濟周刊》首席攝影記者 肖翊 攝)

《中國經濟周刊》 記者 孫冰︱北京報道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20年第1期)

2019年,沒有風口。

這一年,資本寒冬籠罩著互聯網圈,燒錢時代宣告終結,資本不再瘋狂追逐所謂的風口,大公司也在勒緊褲腰帶儲糧過冬。但經濟下行周期來臨、資本市場動蕩、國際貿易環境不確定性加大……這些并不是最大的挑戰。

這一年,變革與轉型成為了互聯網公司的主題,這背后是從巨頭到創業者共同面臨的集體焦慮:流量紅利正在消失,增量競爭正在變成存量競爭。他們近乎瘋狂地到下沉市場去尋找仍未開采的流量,圈地搶人,但更重要的是,要為即將開啟的互聯網下半場做好起跑的準備。

阿里、騰訊、百度、京東……互聯網巨頭公司都度過了自己的20歲生日,他們都在思考:下一個10年、20年乃至更遠的時間,方向和機會究竟在哪里?過去20年里,中國互聯網都是以圍繞C端用戶的消費互聯網為核心,但隨著流量紅利的見頂,增速早已開始放緩,未來的想象空間更是不足以支撐巨頭們的野心。

從2019年兩會開始,圍繞B端企業為核心的產業互聯網就成為了高頻熱詞,并越來越廣泛地被認為是互聯網競爭的下半場,騰訊、阿里、百度、華為、京東……巨頭們相繼重注入局,因為產業互聯網的未來想象空間顯然要比消費互聯網要大得多。

2020年,乃至下一個10年,一場關于產業互聯網的大戲即將開場。

產業互聯網體量將百倍于消費互聯網

對于整個科技互聯網產業來說,5G商用牌照的發放和中國正式進入5G商用元年是2019年最重要的年度大事。而2020年開始,中國5G將會開始進入快速發展期。尤其是當ABCD(即AI人工智能、Blockchain區塊鏈、Cloud云計算、Data大數據)與5G提供的基礎設施相結合,會加速激發出新技術的強大力量,從而推動產業的快速迭代升級。

這意味著產業互聯網也迎來了更好的發展機遇。來自中國信通院發布的“2020年ICT產業十大發展趨勢”報告預計,2020年,ICT(即信息與通信技術)產業將開啟新一輪增長,5G直接帶動經濟產出增加值累計達到2萬億元,間接帶動的經濟總產出增加值累計達到6萬億元。5G將全面賦能工業、交通、能源、醫療及經濟社會的各個領域,推動生產生活方式的新一輪變革。

阿里巴巴集團副總裁、阿里云業務總經理劉松在接受《中國經濟周刊》采訪時表示,消費互聯網的高速增長期即將過去,下一波紅利將來自于仍未爆發的產業互聯網,而這將會是一個比消費互聯網龐大得多的巨量市場。“產業互聯網的體量可能會是消費互聯網的100倍。”他說。

資本轉向燒錢終結

資本開始率先轉向。來自清科研究中心的數據顯示,投資機構普遍出手越來越謹慎,2019年前三季度投資金額4314.10億元,同比下降53.7%;共涉及5461起投資案例,同比下降36.9%。

曾經的超級獨角獸WeWork遭遇IPO滑鐵盧,估值在不到10個月的時間內,從470億美元一路掉落至70億美元;曾經夢想成為第二個拼多多的淘集集,由于資本不再支持其激進的補貼和營銷投入,最終導致資金鏈斷裂走向破產……這些事件背后,其實都反映著資本走向的改變。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在過去一年中采訪了不少投資機構和投資人,一個非常集中的共識就是:越來越多的資本從關注模式創新轉向關注技術創新,而且是硬科技創新,同時也有越來越多的投資機構開始增加對to B類型公司的關注。

畢竟過去10年,絕大部分賺錢的互聯網公司都是依靠商業模式的創新,依靠人口紅利和資本助推,短時間就可以獲得巨大的成長和商業回報,成為超級獨角獸;但燒錢補貼“買”用戶和“買”流量的打法顯然不適用于產業互聯網,產業互聯網要比拼的則是實打實的硬核科技實力。

當然,這也意味著下一個10年里,可能很難再有“一夜爆紅”的傳奇,因為一項核心技術的積累可能需要10年、20年甚至更長時間,但一旦成功,就會形成人無我有的核心競爭力。華為今天的成功和應對美國封鎖后的反應是非常好的例證。

to B類型的公司在美國占據了整個科技產業的一半,而在中國科技圈卻基本找不到。美國to C類型的成功企業幾乎都有中國擁躉,但在to B領域,像SAP、Salesforce、Workday、Oracle這些非常成功的公司,卻沒有做起來的“中國版本”,甚至都沒有人去做。

產業互聯網能夠幫助各行各業進行業務模式、運營模式和商業模式的數字化和智能化變革,已達到提升效率、降低成本、改善流程目的。制造、金融、醫療、汽車、物流、通訊、交通、城市管理、政府服務……這些都是市場需求巨大的行業領域,投資和創業的機會都非常誘人。

BATJ都有新計劃

產業互聯網機會大把,激動人心,但它進入和深耕的難度確實要遠遠大于消費互聯網。目前,大部分創業者更多還是在產業互聯網門前徘徊,不過,實力強勁的巨頭公司已經開始率先布局。

以BATJ(百度、阿里、騰訊、京東)為代表的互聯網“大廠”率先行動起來,以“生態軍團”的打法開始進軍產業互聯網。

擁有最龐大C端用戶群的騰訊最早開始了雄心勃勃的“B計劃”,高調進軍產業互聯網。“產業互聯網是互聯網未來10年最大的發展機遇,擁抱產業互聯網是騰訊面向未來的長期戰略。”騰訊產業互聯網和to B轉型主陣地的云與智慧產業事業群(CSIG)掌舵人湯道生表示。

騰訊公司董事會主席兼首席執行官馬化騰則多次強調:騰訊做產業互聯網,并不是去進軍其他行業,更不是去顛覆誰,而是希望成為各行各業的“數字化助手”。

市值超過4萬億人民幣的超級巨頭,阿里巴巴也開始“在晴天修屋頂”,3年間進行了近20次架構調整,就是在為未來布局。

更有to B基因的阿里巴巴推出的是一套“商業操作系統”,阿里巴巴集團CEO張勇表示,這不僅僅是一套可操作的產品或工具,更是阿里巴巴把過去20年在to B 和to C兩大維度上所積累的“數智化”能力的外溢,它要解決的核心命題就是企業在數字化和智能化時代的生存與發展問題。

作為國內人工智能的“首席布道官”,百度公司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李彥宏則提出,數字經濟正在進化到以人工智能為核心驅動力的智能經濟新階段,這是重新拉動全球經濟的核心引擎。

李彥宏認為,智能經濟將以人工智能為驅動,會帶來人機交互方式變革,會給IT的基礎設施層面帶來巨大的改變,也會催生出很多新的業態。各個行業會逐步實現智能化,新的消費需求和商業模式也會因此層出不窮。而百度希望成為人工智能平臺型公司。

轉型的還有京東。2017年,京東提出了要從一家零售公司全面轉型為“以零售為基礎的技術和服務公司”。京東集團董事局主席兼首席執行官劉強東更是喊出了未來京東只有三樣東西:技術!技術!技術!技術驅動與開放賦能正在成為京東未來發展的核心關鍵詞。

過去成就你的,或許將成為你明天成功的最大障礙,只有變化是唯一不變的。

p36

p37


fm

2020年第1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編輯:郭芳 )
(發布編輯:何穎曦)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忍者法宝电子
山东十一选五前三直 澳洲幸运5官网真实吗 球探比分app在线下载 北单比分直播新浪爱彩一 11选5 广东省福利*36选7 电竞比分网手机APP 云南11选5开奖公 哈尔滨麻将单机 智富配资 澳洲幸运10彩票下载 单机免费打麻将单机版 青海11选五5开奖 江苏十一选五爱乐彩 pk10计划ap 河南22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