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雜志 > 正文

新一線城市“排位賽”:科技創新濃度決定未來

科技創新能力決定一座城市的最終競爭力,新一線城市在科技創新戰場掀起一波波無形的競爭。

86-1

《中國經濟周刊》 記者 李永華︱北京報道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20年第1期)

86-2

科技創新能力決定一座城市的最終競爭力,新一線城市在科技創新戰場掀起一波波無形的競爭。

歐洲科學院院士、德國人工智能研究中心聯合創始人Prof. Dr. HansUszkoreit(漢斯·烏斯科爾特)教授對中國城市在科技創新方面的勃勃雄心印象深刻。

2019年12月初,他在接受《中國經濟周刊》獨家專訪時表示,中國很多城市都在提升創新能力,對人工智能(AI)發展高地的爭奪非常激烈。

這僅僅是一個小小的縮影,創新濃度決定了新一線城市在未來的地位,也將改變中國未來的城市格局。

新一線城市在科技創新的天空要“鯤鵬”展翅

盡管是中部省會城市,長沙在科技創新領域展現出強勁的競爭力,目前已在計算芯片、圖像處理、工業機器人、工業互聯網等領域布局了一批有影響力的企業和研發平臺。

2019年12月21日,長沙市委副書記、市長胡忠雄主持的一次會議透露,長沙獲得華為鯤鵬主板自主品牌服務器和PC機研發制造的正式授權,成為華為鯤鵬服務器全國首批應用遷移的城市,湖南鯤鵬計算與智能網聯汽車生態創建即將啟動。

“鯤鵬”翱翔九天的意象足以象征長沙的遠大目標。長沙2019年另一大手筆是引入投資總規模達500億元的湘江智谷·人工智能科技城項目。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獲悉,這是湖南省委常委、長沙市委書記胡衡華推動的重點工程。2018年5月26日至27日,胡衡華率隊到碧桂園考察兩天,重點就是機器人產業。當時,碧桂園準備發力機器人的消息還未正式公開。

2019年4月,長沙與碧桂園簽約。10月25日,胡衡華宣布湘江智谷·人工智能科技城正式動工。

發力科技創新,長沙只是新一線城市的代表,其他新一線城市也不遑多讓。2019年的排名中,15座城市入選新一線城市,分別是成都、杭州、重慶、武漢、西安、蘇州、天津、南京、長沙、鄭州、東莞、青島、沈陽、寧波和昆明。

87-2 航拍蘇州工業園區 中新社

 航拍蘇州工業園區 (中新社)

毗鄰長沙的武漢實力強大。2019年9月,武漢正式提出,要加快推進新一線城市和國家中心城市建設,全市域、全產業領域、全生態體系推進自主創新,爭創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和綜合性國家產業創新中心。

明確將新一線城市建設作為戰略發展目標,這樣的高度在新一線城市中并不多見,凸顯出武漢的魄力。

2019年,武漢拿出了不少“核高基”干貨。武漢市發改委2019年11月下旬發布的消息稱,國家存儲器基地項目(一期)、武漢高世代薄膜晶體管液晶顯示器生產線項目等先進制造業項目已提前完成年度目標任務。

作為西部重鎮,西安將“硬科技”當作新名片。硬科技指的是那些需要長期研發投入、持續積累的高精尖原創核心技術。

2018年,陜西省共有33項科技成果獲國家科學技術獎勵,通用項目獲獎總數居全國第5位。

“2019西安全球硬科技創新大會”上,科技部火炬中心主任賈敬敦說:“硬科技的概念在西安提出,與西安這座城市的特點密不可分。西安擁有高校、科研機構500多家,在機械制造、航空航天、電子通信等領域具有扎實的研發實力,契合了‘硬’字的內涵。”

不論是身為省會的武漢、長沙、成都、西安,還是非省會城市的蘇州、東莞、青島、寧波,每一座新一線城市在科技創新方面都有傲人的底氣。

87-1 昆明市首座環型天橋完工啟用,其造型如同一個巨大的“甜甜圈”。中新社

昆明市首座環型天橋完工啟用,其造型如同一個巨大的“甜甜圈”。(中新社)

昆明是2019年新一線城市隊列中唯一的新秀,經濟體量也最小。即便如此,昆明依然表現亮眼。2019年12月,昆明官方發布的數據稱,相對于2008年,昆明高新技術企業數量增長14倍,總收入增長18倍,技術收入增長159倍,高新技術產品銷售收入增長10倍,總體位列西部省會城市第三。

爭奪創新人才 最高補貼1億元

近年來,搶人大戰在新一線城市硝煙四起,背后是創新驅動的需要。

無錫市委發布“太湖人才計劃”升級版2.0時的一段話可作為各城市“搶人”的通用版臺詞:“無錫要深入實施創新驅動核心戰略、產業強市主導戰略,當好全省高質量發展的領跑者,根本上要有一支高素質的人才隊伍。”

令人意外的是,2019年,無錫從新一線城市中落榜。不過,無錫實力之強大,絕對不容小覷。2019年前三季度的人均GDP排名中,無錫僅次于廣東深圳,超越北京、上海與廣州。

再看看各新一線城市掏出的真金白銀:杭州高層次人才安家最高補貼300萬元,寧波給予頂尖人才安家費800萬元,重慶高層次人才安家補助最高200萬元。

無錫將搶人大戰的戰火燒到了國外。2018年秋推出的“太湖人才計劃”升級版2.0,對前來無錫創業的外國高層次人才給予最高1億元人民幣的項目支持。

新一線城市排行榜中常年位居榜首的成都也樹起“億元”標桿。2019年5月份,成都提出,對引進的大數據頂尖人才和團隊,給予60萬元至500萬元資助,對諾貝爾獎得主等國際頂尖大數據人才(團隊)來成都創新創業的,最高給予1億元綜合資助。

顯然,巨額資金所青睞的都是高端人才手中的頂級創新力量。

新一線“排位賽”誰能脫穎而出?

各城市搶人大戰,所推出的均是人才政策,新一線城市確實吸引越來越多的人口。2019年12月17日,京東數字科技集團發布的《2019中國人口遷移和城鎮化發展研究報告》顯示,杭州、成都、重慶、長沙等新一線城市人口凈流入強勁,并指出這些城市的共同特征之一就是人才政策力度大。

未來,人口超千萬將是新一線城市的標配。據官方數據,15座新一線城市中,至2018年末,成都、西安、鄭州、武漢、重慶、蘇州、天津等7個城市人口數量均已過千萬,南京、杭州、長沙、沈陽、青島、東莞、寧波等7城逼近千萬人口大關,均是人口凈流入城市。

2018年末,杭州、青島常住總人口已超過900萬,南京、寧波、長沙人口也突破800萬。

青島稱,2020年常住總人口要達到1000萬。

沈陽提出,2020年全市總人口將達到840萬人,2030年將達到950萬人,有望達到1000萬人。

東莞的官方目標是,2035年,常住人口達到 1080萬人。

人口總量墊底的昆明,2018年末常住人口也達到685萬人,但也是凈流入,比上一年增加了6.7萬人。

智聯招聘發布的《2019年大學生求職指南》稱,2019應屆畢業生期望就業地比例最高的是新一線城市,占比為44.18%,同比上升4個百分點。

人口聚集,意味著是創新能力的集聚,1000萬人口這個門檻一旦跨過可能是飛躍式的發展。恒大研究院任澤平團隊的研究結果稱,1000萬人以上的城市人均創造14萬元的GDP,是100萬?300萬人城市的2.1倍,是20萬人以下城市的約5倍。

可以預見的是,未來,誰能夠吸引更多的人才,誰就能夠占領更多的科技高地,不斷提升創新濃度,這也將決定誰能在新一線城市的激烈角逐中真正崛起為一線城市。


2020年第1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2020年第1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編輯:呂江濤 )
(發布編輯:崔曉萌)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忍者法宝电子
足球探比分 股票配资排名·选杨方配资专业 天津11选5助手a 攒劲甘肃麻将辅助 11选5开奖结果广 2018哈尔滨麻将微信群 辽宁35选7 微乐吉林棋牌 球探竞彩比分直播 足球赔率即时赔率比分 今晚广东36选7开 单机大众麻将四人麻将 广东十一选五每期* ag平台足球比分推荐 3d的开奖结果 祥富金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