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廚房 > 正文

“90后”微商成了毒販!一審法院判決死緩,檢察官抗訴:判決太重

原標題:從判決死緩到改判有期徒刑十五年——浙江:堅持客觀公正立場抗訴一量刑畸重販毒案

收到浙江省高級法院的終審判決書,“90后”女毒犯徐某有些不敢相信——指控她犯罪的是檢察官,抗訴判決太重也是檢察官。近日,在浙江省檢察機關的依法抗訴下,該省高級法院撤銷了一審法院對徐某的死緩判決,以販賣毒品罪終審判處徐某有期徒刑十五年。

“堅持客觀公正立場,是檢察官的義務,無論是判決畸輕還是畸重,都會依法抗訴!”該案二審承辦人、浙江省檢察院員額檢察官胡濤如是說。

家庭影響,“90后”微商成了毒販

今年26歲的蒼南人徐某,尚未結婚,她從小身邊就有大量親人涉毒。父親在她出生后不久就因販毒被抓,此后多次因販毒被判刑;母親又因吸毒曾被強制戒毒;她的五阿姨陳某也是一個毒販,五姨父也因販毒被判死緩后在服刑。高中畢業后,徐某便自謀生路,從事給人紋身、經營化妝品的微商等行業。“我不吸毒,對于毒品我深惡痛絕,是毒品毀了我的家。”可是,在周邊親人的影響下,徐某最終還是沒能逃脫“白色魔咒”。

2018年3月22日,徐某聽從陳某的“囑托”,以現金存款方式將8.3萬元購毒款支付給了陳某的上家皮某。3月25日,陳某購買的毒品通過長途客車從四川省成都市托運至蒼南縣龍港鎮。徐某接到通知后駕車到指定地點拿到托運的毒品帶回交給陳某,并開車與陳某一起到平陽縣昆陽鎮,順利將毒品販賣給他人。

一切風平浪靜,安全過關。同年4月3日和6日,陳某又故技重施,讓徐某分兩次以銀行轉賬、支付寶轉賬方式將8.25萬元購毒款支付給皮某。同月8日,陳某所購的毒品再次通過成都至龍港的客車托運至龍港鎮。當日19時許,接到舉報的公安人員在客運中心寄存處抓獲了前來拿取毒品的徐某。看到公安人員后,徐某馬上將手機調成飛行模式。隨后,公安人員在她拿取的紙箱內當場查獲3包共計687.11克冰毒。陳某發現聯絡不到徐某后,迅速逃走。

她是從犯,死緩量刑畸重

蒼南縣公安局龍港分局隨即對此案展開偵查。偵查終結后,根據管轄規定,案件送溫州市檢察院審查起訴。2018年11月23日,溫州市檢察院以涉嫌販賣毒品罪對徐某提起公訴。

今年1月29日,溫州市中級法院經審理認為,徐某在共同犯罪中行為積極主動,所起作用大,檢察機關提出的徐某系從犯的理由不足,不予支持,以販賣毒品罪一審判處徐某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對這一判決,溫州市檢察院認為,適用法律錯誤,導致量刑畸重,依法提出抗訴。與此同時,認為自己無罪的徐某也不服一審判決,提出上訴。

3月初,浙江省檢察院員額檢察官胡濤作為此案的二審承辦人受理此案,經全面審查案卷材料,認為案件雖然主要事實清楚,但徐某兩次販毒的資金來源流轉、毒販間通訊交流情況等并未查清,證明徐某地位作用的證據薄弱,影響到主從犯認定。同時,一審認定徐某主觀明知自己是販毒等方面的證據也較薄弱,導致她據此堅稱無罪,影響到指控效果。

為補強、夯實相關證據,胡濤兩次赴蒼南提審徐某,她終于承認自己受指使參與販毒的事實,還查實了其他相關信息。根據徐某口供,胡濤又進一步詢問其母親、生意合伙人,印證了徐某參與販毒的口供,證明了其真實地位作用。

因在一審及二審提審中徐某口供不穩定,為防止翻供,胡濤把補強客觀性證據作為辦案核心,對一審未作全面摘錄分析的手機電子檢查報告、銀行賬戶、話單記錄等,進行察微析疑。逐筆比對徐某、陳某、皮某銀行卡、支付寶資金往來,逐條分析通話記錄、微信交流記錄,補充新增了大量資金、通訊、活動軌跡方面的客觀性證據,形成了完整證據鏈,對認定徐某為從犯的抗訴理由形成了有力支持。同時,也有力駁斥了徐某對自己參與販毒的主觀不明知的上訴意見。

激烈交鋒,抗訴終獲法院支持

5月30日,浙江省高級法院在蒼南公開開庭審理了此案,浙江省檢察院支持抗訴,胡濤出庭履職,發表支持抗訴意見。

法庭上,檢察機關認為,客觀性證據及徐某供述、相關證人證言表明,徐某是從2018年初受指使參與到陳某的販毒活動中。當時,陳某丈夫因販毒被判刑,陳某因涉毒使用銀行賬戶受限,且身患癌癥。在此情況下,陳某進行販毒行為需要找到代理人,徐某受陳某利用參與販毒的可能性較大。

胡濤向法庭展示了審查中獲得的新證據,通過全面審查徐某的微信聊天記錄、通訊記錄,以及提審訊問徐某等,認為雖然徐某有聯系皮某、賬戶流轉毒資、收取毒品等積極主動行為,但客觀性證據表明其基本是在陳某指使下進行,徐某在販毒活動中處于從屬、服從主犯陳某的被支配地位。綜上,支持認定徐某為從犯,一審判處她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屬判決畸重。

同時,庭審過程中徐某再次翻供,稱所有訊問筆錄自己都沒有認真閱讀,自己并未承認過販毒,辯護人也以同步錄像表明徐某沒有供述販毒、手機等客觀性證據可能受污染等,作無罪辯護。胡濤作針對性答辯,圍繞訊問錄像表明過程合規合法、筆錄有徐某多次修改、微信聊天和通話記錄多處顯示徐某明知販毒、在拿取毒品中有異常行為、提取扣押手機程序合法等,展開了激烈交鋒,認為上訴理由、辯護意見均不能成立,建議二審予以駁回。

7月22日,浙江省高級法院召開審委會審議徐某販毒案,浙江省檢察院副檢察長黃生林列席,并發表了支持二審抗訴意見等意見,得到了法院審委會認可。

7月23日,浙江省高級法院對此案作出終審判決,認為徐某違反國家毒品管理規定,伙同他人販賣冰毒,其行為已構成販賣毒品罪。徐某販賣毒品數量大,應依法懲處。她在共同犯罪中系從犯,可從輕處罰。溫州市檢察院的抗訴理由及浙江省檢察院支持抗訴的意見成立,予以采納。徐某的上訴理由及其辯護人的辯護意見不能成立,不予采納。原判決定罪正確,審判程序合法,但原判決未認定徐某構成從犯并導致量刑過重,依法應予糾正。

據此,浙江省高級法院以販賣毒品罪,終審判處徐某有期徒刑十五年,剝奪政治權利五年,并處沒收個人財產20萬元。

“徐某從小時候親人涉毒而痛恨毒品,到成人后參與販毒,值得惋惜和反思。希望徐某能好好改造,爭取早日回歸社會!”得知這一判決結果后,現已轉崗到浙江省檢察院第九檢察部、從事未成年人檢察工作的胡濤說。(來源:檢察日報:發布:王新景)


(網絡編輯:王新景)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忍者法宝电子
浙江20选五带坐标走势 四方河南麻将赢牌技巧 5分赛车骗局 金河配资 深圳35选7大星走势图 炒股怎么开户 娱乐棋牌开发 快3最新开奖 广东快乐10分官网 快乐双彩开奖结果查 股票大跌后会大涨吗 多乐彩任选三奖金 心悦辽宁麻将官网下载 天津快乐十分fenbu图 007比分网 江西11选五多乐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