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廚房 > 正文

【經濟ke】誰在拖欠農民工的工資?

jingjike

本欄目由《中國經濟周刊》與俠客島聯合出品

這是經濟Ke的第83篇文章

文|《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李永華 

最近,國務院成立了一個小組,專門抓拖欠農民工工資問題。組長是國務院副總理胡春華,組員來自人社部、財政部等十余個部委。

1

曾有相當長的一段時間,農民工搏命討薪的新聞,隔三差五登上都市類媒體頭條。

不過近年來,這類新聞漸漸淡出了公眾視線,從側面反映出農民工群體的利益得到了越來越多的保障。

風平浪靜之下,整治欠薪的工作小組卻在此時橫空出世,背后有何深意?

欠薪

2

(《中國經濟周刊》首席攝影記者 肖翊 攝)

在鄉下,蓋房子是人生大事。

老母親曾說過,紅磚、水泥、沙子等材料款都可以拖一拖,有的人家拖上十來年才還清材料款很正常,但是,沒有人會欠大工小工的工資,那樣沒良心。

不管是誰,一年四季背井離鄉討生活,到了該結工資的時候拿不到錢,到了年底要空著手回家過年,那樣的辛酸苦楚,《中國經濟周刊》記者曾經聽身邊不少親朋講過,聞之動容。

一旦被拖欠,情狀之凄慘,非親歷不能體會。一位包工頭在《關于督促銅仁市萬山區國際風箏基地建設項目工程款撥付請求書》是這么說的:

“2017年年底,苦苦等候到大年三十的工人們,卻被告知一分錢都沒有。

墊付的資金無法收回,導致各請求人正常生活越來越困難,家庭矛盾頻發。有些班組負責人,為躲避債務,已與妻子離婚,造成家庭妻離子散,有些負責人被逼得甚至有家不能回。”

今年兩會時,李克強總理講了一段經歷:

“幾年前我到我國東北一個中型城市的建設樞紐工地上去考察,有一個印象至今揮之不去。

在寒冷的天氣里農民工在施工,其中有一位跟我歲數差不多大,我和他對話,他就希望一條:多加班,多掙錢。

我說為什么?他說他的一個孩子考上了重點大學,他要掙錢使孩子安心學習,并且學習好。我從他的眼神里面看到他對下一代、對未來的期待。”

中國共有農民工2.8億人,他們中的每一位都背負著家庭重擔,支撐著家庭希望。

從這個角度看,農民工欠薪的事是關乎社會安定平穩的大事,拖欠農民工工資這一痼疾無論如何都要根治。

誰在欠薪?

近年來,農民工討薪的極端事件少了,但欠薪的事情依然存在。

頭一遭要說的,就是工程建設領域。工程工地上的重體力活多,干活最累,被拖欠工資的風險卻最大。

承接銅仁市萬山區風箏基地項目部分工程的包工頭對《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說了這么一件事,風箏節基地是當地政府籌建的大工程,審計后的造價是2.55億元,業主方是當地政府下屬的旅游開發公司。

包工頭和施工隊隊員以為有當地財政兜底,項目一定“不差錢”。不曾想,全額墊資施工做完以后,他們竟要跑到萬山區政府門口去要工資、要工程款。

錢去哪了?這位包工頭說,工程項目是給足了錢的,可架不住亂花。“我在那施工挖坑,旁邊有棵樹,施工員一看趕緊攔住,說那棵樹就要60萬元。”

除了或許藏有貓膩的“大手大腳亂花錢”,專款專用的工程款被東挪西用也是工程項目欠薪的一大原因。

在湖南懷化,一個承接了某扶貧公路段的施工隊為工程款頭疼不已。按行規,施工都是墊資,如果工程款不及時全額付,他們就難以按時足額把工資開給工人。

施工隊負責人說,他們通過各方渠道打聽消息,但工程款被挪作他用了。

政府工程被層層轉包之后,欠薪的風險急劇上升。一家工程公司的負責人說,他們三年前承接了一個交通工程項目,原以為安全穩妥,等到出了事才知道,工程發包到自己手上已是長長的鏈條。

找上工程業主方,對方甩過一句話“你們的合同又不是和我簽的,跟我一點關系都沒有”。三年多過去,他們一邊被工人追著討薪,一邊還要自己去討工程款。

經濟ke在采訪過程中也碰到過不少因政府拖欠工程款導致企業拖欠農民工工資的案例。

例如,一家上市的民營企業在2015-2017年間,承接了貴州遵義市政府5個生態環境類工程,但同樣面臨1.79億工程款欠款問題,危及建設項目正常管理,也危及公司的正常資金周轉。

要知道拖欠時間越長,融資成本越高昂,企業負擔會變相轉嫁到參與施工的農民工身上,一定程度上成為拖欠工資的原因。

討薪的不光是民工和企業,政府部門有時候也加入這一行列。今年6月3日,江西景德鎮樂平市教育體育局向樂平市政府,遞交了一份《關于要求撥付教育園區(樂平一中)室外工程結算資金的請示》。

這份文件清楚記載著:

樂平一中室外附屬工程2015年7月開工建設,至2016年8月陸續竣工驗收并投入使用,工程審計結算價為3498.59萬元,已支付2150萬元,未付1348.57萬元,“為解決民工工資問題,懇請市政府落實教育園區(現樂平一中)室外工程款1348.57萬元”。

房地產工程是拖欠農民工工資的又一突出領域。當房地產市場一路上行之時,老板們手上有錢,一般也不愿意欠著農民工的血汗錢不給。

可是,一旦市場遇冷,房子賣不動,開發商手頭緊張,建筑施工方囊中羞澀,干活的農民工就要為可能拿不到工資發愁。

五六年前,房地產曾遭遇一波下行期,農民工被欠薪的現象多發。如今,房地產市場大分流之后,一二線城市之外的房地產市場再次潛藏著這一風險。

一位開發商人士對《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說,去年安徽降價未遂,到今年鶴崗、玉門跌成白菜價的房子,已經有越來越多的跡象說明三四線及五六線城市房價下行壓力日益增大。

這跟農民工有什么關系?有建筑工程商說,房地產鏈條上各方捆綁很緊,“開發商爛了,建筑商就跟著爛,下面的施工隊就更背時(倒霉)”,層層鏈條的底端,就是靠苦力謀生的農民工。

如果一批中小房地產開發商爆雷,農民工討薪的事件恐怕又會多起來。

2020

今年1月11日,國務院副總理胡春華在國務院農民工工作領導小組會議暨保障農民工工資支付工作電視電話會議上說了這么一段話:

“當前我國發展面臨的環境十分錯綜復雜,做好農民工工作的重要性更加凸顯,各地區、各有關部門要切實負起責任,確保各項工作部署盡早落地見效。”

胡春華說,要著眼于實現到2020年農民工工資基本無拖欠的目標,摸清欠薪底數,突出工程建設重點領域,加大執法力度,維護社會穩定。

沉疴必須施以猛藥。數年來,為完成這一目標,中央到地方開出多劑藥方,各種措施日趨嚴厲、細密。

2016年,國務院發布《關于全面治理拖欠農民工工資問題的意見》明確提出,到2020年,形成制度完備、責任落實、監管有力的治理格局,使拖欠農民工工資問題得到根本遏制,努力實現基本無拖欠;

2018年1月起實施的《拖欠農民工工資“黑名單”管理暫行辦法》,規定了針對政府投資項目,要落實農民工工資專用賬戶和銀行代發工資制度;

2019年8月,人社部就《保障農民工工資支付條例(草案征求意見稿)》公開征求意見,甚至細化到要求用人單位應當每月至少向農民工足額支付一次工資。

人社部數據顯示,2018年各級人社部門勞動保障監察機構查處的工資類違法案件數、涉及的人數和追發的工資待遇數,同比實現“三下降”,分別下降了39.4%、45.3%和35.8%。

2020年是決勝之年。此時,專門成立“根治拖欠農民工工資工作領導小組”,“根治”二字,大有深意在。2020之后,愿世間再無被拖欠工資的農民工。

編輯 | 云中歌

編審 | 郭   芳


(網絡編輯:何穎曦)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忍者法宝电子
内蒙古快3预测专家预测快赢网 微信偏门一天1000元 湖北麻将规则 甘甘肃十一选五遗漏数据 南粤36选7最新开 韩国快乐8官网 上证a股指数 宝博棋牌? 排列三综合走势图综 福建22选五开奖查询 高手论坛免费精选资料 宝博棋牌电脑版 极速赛车平台 飞牛配资 黑龙省11选五走势图 一切都在选择跑狗网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