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周刊杂志 > 正文

2万亿减税降费目标实现六成

“今年完成目标不成问题”

随着减税降费政策的有序实施,减税降费效应不断释放。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王红茹 | 北京报道

编辑:张燕  

编审:张伟

(本?#30446;?#21457;于《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第15期)

P53插图:《中国经济周刊?#35775;?#32534;-孙竹

插图:《中国经济周刊?#35775;?#32534; 孙竹

随着减税降费政策的有序实施,减税降费效应不断释放。国家税务总局7月23日发布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全国累计新增减税降费11709亿元,其中减税10387亿元,累计1.15亿人无需再缴纳工薪所得个人所得税。

今年以来,减税降费的“红包”可谓一波接着一波,从1月1日个税专项附加扣除政策正式实施,再到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全年减轻企业税收和社保缴费负担近2万亿元,一系列减税降费给企业和个人带来了多重利好。

“今年完成2万亿减税降费目标不成问题”

国家税务总局减税办常务副主任、收入规划核算司司长蔡自力在7月23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公布了今年上半年全国累计新增减税10387亿元的构成。

分政策看,新增减税主要包括:增值税改革减税4369亿元(其中调整增值税税率翘尾减税1184亿元,深化增值税改革减税3185亿元),小微企业普惠性政策减税1164亿元,个人所得税两步改革叠加减税3077亿元,等等。

全国累计新增减税降费11709亿元,这个数?#24535;?#31455;有多大?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全年减轻企业税收和社保缴费负担近2万亿元,11709亿元相当于这个总量的58.5%。

“这个占比已经超过减税降费的政策预期,依照这个速度,完成今年的2万亿减税降费目标不成问题。”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财政研究室主任杨志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从减税结构看,增值税和个人所得税减税是整个减税规模大头,也?#24471;?#20225;业和个人成为此次减税的最大受益者。

今年4月1日增值税税?#23454;?#25972;,制造业、销售等行业的适用税率从16%降至13%,让企业得到了“真金白银”的实惠。

“增值税税率从16%调整到13%,别看只降低了3个百分点,公司每年可以减少约50万元的税负。”北京天远方信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王强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21271;?#31034;。

对个人来?#25285;?#20943;税效应更为明显。

国家税务总局数据显示,上半年,个人所得税两步税改因素叠加累计新增减税3077亿元,人均累计减税1340.5元,累计1.15亿人无需再缴纳工薪所得个人所得税。

个税改革“红包”增加了居民收入。国家统计局7月15日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同比增长8.8%,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6.5%,跑赢上半年GDP增速。

上半年全国税收收入增速明显回落

作为组织财政收入的主要手段,税收既关系着每个纳税人的“红包”,也关系着各级政府的“钱包”。近2万亿元减税降费规模给财政收入带来的压力也显而易见。

今年上半年,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07846亿元,同比增长3.4%。其中,全国税收收入92424亿元,同比增长0.9%;同?#20445;?#20840;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123538亿元,同比增长10.7%。

财政部国库集中支付中心主任刘金云评价:“总体看,上半年财政收入运行总体平稳,如果将减税等因素还原回去,全国财政收入增幅与GDP现价增幅基本匹配,保持在合理区间。”

值得注意的是,地方财政在减收。

以北京为例,北京市财政局发布信息显示,今年上半年北京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完成3170.9亿元,同比下降2.5%。

北京上半年财政收入出现负增长的情况非常罕见。财政收入负增长的原因,据北京市财政?#24535;?#38271;吴素芳介绍,今年以来,北京严格落实国家减税降费政策,并在地方权限内顶格减免房产税、资源税等“六税两费”,预计全年将为市场主体减轻1800亿元税费负担,其中涉及一般公共预算收入800亿元左右。

杨志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在京津冀一体化大背景下,自2017年以来,北京一直在疏解非首都功能,税源也受到影响。”

此外,《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统计发现,除了北京,还有一些省(市)上半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出现负增长,比如重庆-7.8%,贵州-5.4%等。

“开源节流”平衡财政收支压力

财政收入增速放缓,必?#25442;?#23384;在支出压力。

财政部部长刘昆在今年全国两会举行的记者会上公开表示,今年财政收支平衡压力将比较突出,平衡确实非常困难。我们要当“铁公鸡”,不该花的钱“一毛不拔”。

蔡自力表示,落实更大规模减税降费政策,让企业和人民过上好日子,但是政府就要过紧日子。

为支持企业减?#28023;?#25919;府工作报告也提出一系列举措:中央财政要开源节流,增加特定国有金融机构和央企上缴利润,一般性支出压减5%以上、“三公”经费再压减3%左右,长期沉淀?#24335;?#19968;律收回。地方政府也要主动挖?#20445;?#22823;力优化支出结构,多渠道盘活各类?#24335;?#21644;资产。

开源节流成为普遍的做法。从中央层面看,财政转移支付是开源的路径之一。在7月16日财政部召开的2019年上半年财政收支情况新闻发布会上,财政部预算司副司长郝磊表示,在大规模减税降费的政策背景之下,为确保基层财政平稳运行,中央财政主要是加快对地方转移支?#26029;?#36798;进度,同时积极督促和指导地方加强收支预算管理,做好基层财政保障,确保“三保”不出问题。

除了“开源”,“节流”也很关键。今年以来,财政部门大力压减一般性支出,严控“三公”经费预算,一些地方还主动加大压减力度。

上海市市长应勇表示,根据中央要求,大力压减一般性支出,把年初已执行的政府一般性支出压减5%提高到10%以上。严格控制新增预算,一律不追加预算,一般不出台增加当年支出的政策。?#19981;?#39044;算执?#24615;际?#20005;格执行经费开支标准?#22836;段В?#20999;实提高预算使用绩效。

“开源节流很有必要,?#19981;?#26377;一定效果,但这些都是短期的做法,不可能一直都这样做,最根本的还要发展经济,充分释放市场活力,激发大家创造财富的热情,让大家真正做事。”杨志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实施大规模减税降费的目的,就是为了进一步促进经济增长,只有经济增长了,税基自然就会扩大。”


2019年第15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2019年第15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
忍者法宝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