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雜志 > 正文

市值縮水九成,搜狐還不如搜狐大廈值錢?

如果張朝陽都救不了搜狐,誰能?

搜狐又“貶值”了,而且是“跳水”式的。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孫冰 | 北京報道

編輯:張燕  

編審:張偉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19年第15期)

P55《中國經濟周刊》首席攝影記者-肖翊I-攝

《中國經濟周刊》首席攝影記者 肖翊|攝

搜狐又“貶值”了,而且是“跳水”式的。

8月5日,搜狐(NASDAQ:SOHU)發布了未經審計的2019年二季度報,財報顯示,二季度搜狐總營收為4.75億美元,比一季度增長了10%,但較去年同期下降了2%。搜狐集團(包含搜狐媒體、搜狐視頻、搜狗、暢游)虧損3800萬美元(扣除一次性減值后),較2018年同期減虧22%。

與搜狐已經連續13個季度虧損的情況相較,這個季度的表現還算不錯。但由于仍然低于市場預期,資本市場反應劇烈。8月5日,搜狐暴跌了26.84%,股價收于8.94美元,對應市值僅有3.51億美元,創下了16年來的新低,較之高峰期的40億美元,市值縮水超過九成。

對比曾經同為 “四大門戶”的其他3家網站,眼下,搜狐市值只有新浪的七分之一、微博的十分之一、網易的八十分之一,騰訊的一千二百分之一。

搜狐董事局主席張朝陽在財報溝通會上表示,這是錯殺。他表示,搜狐財報發布時間“撞到了槍口上”,國際上一些復雜的外部因素導致全球資本市場都處在恐慌狀態。他預測“今天晚上股價就會回來”。

可惜事不從人愿。8月6日,搜狐股價依然收跌,收盤股價8.8美元,跌幅達1.57%,市值僅剩3.45億美元,再次刷出了2003年6月來的新低。

搜狐成了“煙蒂股”

搜狐的股價一直不太理想,張朝陽曾多次抱怨:華爾街不懂“中國網”、更不懂搜狐,甚至一度表示華爾街“失明”了。從目前的市場表現來看, 3.45億美元確實有點兒“離譜”,搜狐已經成了市值比賬面現金還少的“煙蒂股”。

搜狐財報顯示,截至2019年6月30日,搜狐的賬面現金及現金等價物總額3.75億美元。從2017年第四季度開始,搜狐的市值就一直都沒有賬面現金多。

就連搜狐的辦公大樓都已經比搜狐“值錢”了。搜狐(包括搜狗和暢游)共有4處辦公寫字樓,總面積超過13萬平方米。其中,位于五道口和中關村的搜狐網絡大廈和搜狐媒體大廈,保守估計市價已經超過了7億美金。

此外,搜狐旗下還有兩家上市公司,搜狗和暢游,根據目前的股價和搜狐持股比例計算,搜狐持股市值也超過了7億美元。

難道華爾街真的像張朝陽說的那樣“看不懂”搜狐嗎?還是不看好搜狐的未來?

目前,搜狐的主要業務有四大板塊,以廣告收入為主的門戶網站、以搜索廣告業務為主的搜狗、以游戲業務為主的暢游以及以視頻業務為主的搜狐視頻。在國內市場,搜狐的四大板塊可以說是表現平平,搜狗和暢游的股價也在一路下行。

在新聞和搜索方面,搜狐面臨著新浪、騰訊、百度和今日頭條的強競爭,視頻更是“有錢人的游戲”,“優愛騰”(優酷、愛奇藝、騰訊視頻)的三強格局很難撼動,而且即使是“優愛騰”,也都在巨額虧損。

今年6月,搜狐對外發布了全新的社交產品“狐友”,張朝陽對其寄予厚望,直言狐友是搜狐的奇兵,更是搜狐的未來。但是很遺憾,這個像簡版微博的產品,并沒有獲得用戶的認可,尤其是年輕用戶。

搜狐沒有二號位 

對于很多行業來說,20年并不長,但對于互聯網而言,卻已經走過了整整兩個時代。

許多年前,張朝陽一夜封神,成為萬眾視之為偶像的教父級“數字英雄”,收獲了像搖滾明星一樣的粉絲追逐。而搜狐也是中國互聯網的拓荒者,它和新浪、網易、騰訊一起并稱“四大門戶”,曾是整個中國PC互聯網時代毫無疑問的主角。

遺憾的是,當移動互聯網時代來臨時,搜狐卻掉隊了。互聯網的“黃金法則”就是不斷試錯、快速迭代,搜狐從來不曾落下一個風口,卻一直未能成功蛻變。

正在襲來的是5G帶來的萬物互聯時代,新的變革下,就連已經是巨無霸的阿里和騰訊,都充滿了被傾覆的危機感。頭條、美團、滴滴、拼多多……這些小巨頭們正在給前輩們不斷“制造麻煩”。張朝陽還能如愿讓20歲的搜狐“重回互聯網中心”嗎?

張朝陽表示,自己更愿意把競爭看作是一場他喜歡的馬拉松。“我打算活到100多歲,我80歲的時候還在做搜狐,你做得過我嗎?”張朝陽曾對媒體表示。

搜狐一直有非常穩健的現金流,這意味著公司不會出現太大的問題。在張朝陽的邏輯里,無數次追逐風口,總有一次能夠踩對。不賭不拼,穩扎穩打,不下牌桌,就有機會。

與張朝陽同一輩分的互聯網大佬,已經很少有仍在江湖的了,與張朝陽同齡的馬云已經宣布“退休”,古永鏘、俞永福、王微、李善友等張朝陽“帶出來”的搜狐系創業者,大多也都已經離席去做投資人了。

眼下,張朝陽依舊每天工作十幾個小時,每周工作7天,還能時常跑場馬拉松,“能再健康工作30年”的他,甚至沒有為搜狐設置一個“二號位”或者接班人。

“你覺得搜狐老了嗎?”記者問一位在搜狐工作了多年的內部人士。“搜狐現在的狀態和老張(張朝陽)很像,身體沒老,但心態可能是有點兒佛了。不是不努力了,但要說有多么拼命,還能像年輕人那樣為了達到目的不顧一切,確實也沒有。”他說。

如果張朝陽都救不了搜狐,還有人能嗎?


2019年第15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2019年第15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忍者法宝电子
516棋牌游戏中心ios 杭州麻将单机版 幸运赛车结果 广西快乐十分乐乐彩 山西11选5任二遗漏 体彩20选5走势图 跟计划倍投为什么会输 在线单机麻将 天天红包赛无法提交 江西11选5开奖结果一定牛 pc蛋蛋群 江苏快3遗漏号码参考表 新疆时彩前三走势图 亿泰智投 江苏11选5微信群 平码平肖全年免费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