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雜志 > 正文

香港問題疫苗追蹤

赴港接種HPV疫苗安全嗎?

赴港接種HPV疫苗還可行嗎?該如何規避風險?

《中國經濟周刊》見習記者  羅赟 | 北京報道

責編:陳棟棟 

編審:張偉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19年第15期)

P92插圖:《中國經濟周刊》美編-劉屹鈁

插圖:《中國經濟周刊》美編-劉屹鈁

7月24日,香港衛生署公布此前檢獲的懷疑冒牌九價HPV疫苗的中期化驗結果:樣本中不含HPV疫苗的成分,也未發現有害雜質。其中,在位于香港觀塘的醫務中心檢獲的樣本內含常見于生理鹽水中的鈉和氯。

也就是說,內地游客遠赴香港接種的所謂九價HPV疫苗,可能是一支“生理鹽水”。

據香港衛生署8月7日公布的信息,上月檢獲的懷疑冒牌HPV疫苗產品樣本的無菌檢驗結果不合格。衛生署發言人表示,有關樣本可能受微生物污染,對接種者可能帶來風險,但至今未收到接種顧客的不良反應報告。

而據媒體報道,截至2018年5月,我國內地已有近200萬人赴香港注射九價HPV疫苗。

“在網上看到這個消息后,我心里緊張了一下,馬上就想到找之前預約九價HPV疫苗的中介問情況。”廣州的劉小姐是在2016年底赴香港接種的疫苗,冒牌疫苗事件發生后一直比較擔心,目前,中期化驗結果公布,徹底攪亂了她的心。

“親,可以做HPV抗體檢測。”劉小姐收到中介這樣的回復后,心里更擔心了。之后,中介又表示,2016年的時候還沒有假疫苗,因為當時不缺貨。接著,劉小姐又詢問了當時接種的診所,查詢之后沒有發現該診所爆出疫苗問題,劉小姐懸著的心放下了一點。當詢問到疫苗采購來源時,該中介機構回復稱,香港所有正規的九價HPV疫苗都是裕利醫藥有限公司統一分配的,有分配證明。

另一位在今年赴港接種了九價HPV疫苗的曾小姐則表示,自己不會去做HPV抗體檢測,因為當時對比過多家中介,最終選擇了這家擁有較多分店,且無不良記錄的中介平臺進行預約,內心對它是信任的。

價格飛漲、供不應求的香港九價HPV 疫苗

HPV疫苗用于預防人乳頭瘤病毒感染引起的宮頸癌,又稱子宮頸癌疫苗,九價HPV疫苗涵蓋7種高危型HPV基因,較二價、四價的預防保護效果提高約20%。

“2016年,我到香港接種九價HPV疫苗的時候,只要預約好了,就能過去打,打3針也就3000多元人民幣。”2017年3月完成接種九價HPV疫苗的劉小姐這樣告訴記者。今年才到香港接種九價HPV疫苗的曾小姐則是排隊一個月后才成功預約,而費用已經達到了6000多元人民幣。

從2016年3月九價HPV疫苗正式在香港上市,一支小小的疫苗經歷了從1300港幣到3000港幣的飛漲歷程。

2017年10月,九價HPV疫苗生產商美國默沙東(MSD)發出暫停供應香港的通知,暫停時間至2017年11月底;而2018年5月10日開始,美國默沙東(MSD)又對香港的九價HPV疫苗暫停供應,造成香港九價HPV疫苗全面缺貨,此時內地暫未全面上市九價HPV疫苗,因此,不少內地女性仍選擇到香港接種該疫苗。

據媒體報道,截至2018年5月,我國內地已有近200萬人赴香港注射此疫苗。而疫苗缺貨,直接導致了顧客排長龍等待預約。直至今年,缺貨情況才有所緩解。

也許是供不應求的市場狀況催生了疫苗灰色產業鏈。

今年4月,香港爆出“水貨針”事件。據媒體此前報道,疑涉水貨九價HPV疫苗的香港環亞體檢集團(下稱“環亞體檢”)宣布“關門”。有內地游客稱,疫苗沒打完,也未收到退款。5月10日下午,默沙東客服人員向媒體確認,默沙東公司5月9日發布聲明稱該公司未向環亞公司供應九價HPV疫苗。

所謂水貨疫苗,是指未在香港本地注冊的非合規疫苗,且未遵照嚴格規定進行運輸,存在很大安全風險。今年4月開始,多家媒體報道,有內地游客表示,注射完上述疫苗后身體出現紅疹等現象。

6月5日,據媒體報道,環亞體檢兩名董事被香港海關拘捕,涉嫌非法進口藥劑制品,違反進出口條例。

時間來到7月,香港衛生署與香港海關分別在7月10日及7月12日在香港兩家醫務中心展開聯合行動,并檢獲懷疑冒牌的九價HPV疫苗。為確定檢獲產品的性質及是否含有害成分,相關樣本被送到化驗所進行化驗。

7月24日,香港衛生署公布被疑冒牌九價HPV疫苗的中期化驗結果:樣本中不含HPV疫苗的成分。也就是說,接種冒牌疫苗等于白打,并沒有防護作用。

問題疫苗從哪里來?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以消費者身份聯系到劉小姐的醫療中介,這家中介公司客服告訴記者:香港所有正規的九價HPV疫苗都是裕利醫藥有限公司統一分配給注冊醫生,注冊醫生再將疫苗給診所,都有分配證明。冒牌疫苗可能是醫生自行采購而來,消費者可在打針時索要包裝盒,通過核對編碼來確認真假。

不管是水貨疫苗,還是自行采購的冒牌疫苗,聽上去就令人恐慌,因此,這些問題疫苗從何而來,非正規渠道采購而來的疫苗是否有害成為關注的重點。

對于問題疫苗的成分,香港衛生署新聞公告顯示,該署與香港海關早前已送檢檢獲產品。至目前為止,送檢樣本中沒有發現有害雜質或可見異物,也不含HPV疫苗的成分。不過,有關樣本的無菌檢驗仍在進行中,預計可于8月中完成,結果將再作公布。

水貨疫苗的來源似乎有些撲朔迷離。

據媒體今年5月報道稱,涉事診所中有醫生承認,為顧客注射德國水貨疫苗,而這間診所表面上獨立運行,幕后則與多間醫療公司有合作關系,包括某藥業公司董事,以及在中國香港、中國臺灣和德國均有涉獵醫學美容范疇的公司。

有媒體發現,涉事診所所在的商廈大門口“水牌”上以一間醫美公司做掩飾,這家醫美公司的董事是來自內地的M先生及L先生(該診所醫生),M先生此前曾在內地牽涉一宗借貸糾紛。

問題疫苗,我們可以避免嗎?

問題HPV疫苗背后的灰色產業鏈值得警惕。

首先,小診所醫生行為缺失醫品,觀塘信穎醫務中心被捕男董事確是注冊醫生,雖然此前有數次違規行為,更曾于2008年被香港醫務委員會除名,復牌后再涉專業失當。

其次,中介這個平臺也不能置身事外。據媒體此前報道,與涉冒牌九價HPV疫苗的香港加維醫務及疫苗中心存在合作關系的深圳互聯網醫療平臺優鯨健康,所屬公司為長樂未央(深圳)國際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曾因“通過登記的住所或經營場所無法聯系”被深圳市市場和質量監督管理委員會南山市場監督管理局列入經營異常名錄,目前尚未被移出。

赴港接種HPV疫苗還可行嗎?該如何規避風險?

首先是資質問題,HPV疫苗屬于處方藥物,必須經香港注冊醫生評估,認為消費者合適接種后方可接種,注冊醫生名單可以瀏覽香港醫務委員會網頁或香港醫生網查詢,再到香港的醫生評價網站睇醫生網充分了解就醫評價,之后再進行預約和接種。

直接聯系醫生或者醫療機構的形式可以越過中介,避免中介不審慎審核醫院或診所行為,也方便事后的維權,不過,花費時間較長。當然,也可以通過中介事先確認好接種醫療機構,方便進一步了解。

此外,香港的一些保險代理人同樣也可提供預約接種疫苗服務,購買香港保險的客戶,可以選擇這種方式進行預約接種,由于保險公司與醫療機構的關系密切,代理人通常有熟識的注冊醫生可以推薦,而保單的長期性,也能約束他們不以坑騙顧客來損害長期利益。

其次,從包裝盒上獲知疫苗真假。默沙東藥廠就曾在通告中指出,疫苗包裝盒共有4項防偽特征,包括香港和澳門經注冊的九價HPV疫苗的紙盒正面印有“加衛苗®9”及“MSD”,即默沙東藥廠有限公司的商標、紙盒背面印有注冊編號HK-64239、盒內膠套的錫紙亦有“MSD”商標,而市民如有懷疑也可以致電藥廠查詢。最后,還要在接種時確認醫生注射疫苗為此前核實的疫苗。

如果消費者已經完成九價HPV疫苗接種,但懷疑注射了問題疫苗的話,可以進行HPV抗體檢測,這項檢測只需抽取3ml血樣,5個工作日左右出具檢測報告。

P94 


2019年第15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2019年第15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忍者法宝电子
贵州十一选五下载 幸运飞艇骗局 第9期开奖日期 新疆时时彩出奖号 福建22选5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通化市大嘴棋牌在哪里下载 幸运快3大小单双技巧吉祥仿 沈阳娱网棋牌大厅 手机开户炒股 老快3单码遗漏 广东36选7 钱龙捕鱼 破解版 吉林十一选五全部图 竞彩比分直播500n 股市技术分析 江西丫丫奉新麻将2019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