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廚房 > 正文

香港經濟正被推向險境

文 |《中國經濟周刊》 特約撰稿人  關浣非

視覺中國

圖|視覺中國

香港正面臨回歸以來最嚴峻的局面,當前最急迫和壓倒一切的任務,就是止暴制亂,恢復秩序,共同守護我們的家園,阻止香港滑向沉淪的深淵。

這是中央對香港問題的明確表態。

暴亂之下,如GDP在第三季度繼續環比下滑,則香港經濟陷入技術性衰退。

6月,香港出口降至3096億港元,較上年下降9%,為2016年以來最糟糕的表現,同時香港進口也下降了7.5%。6月,香港零售業總銷貨價值急挫6.7%。6月,香港住宅銷量呈斷崖式暴跌,當月銷量下跌超過43%,為4個月以來新低。食肆(即餐飲業)總收益創10年來最差,更自2009年以來首次再出現價量齊跌。7月,港股跌幅達2.68%,8月則跌勢不改……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表示,一連串極端暴力事件,正將香港推向十分危險的境地。呼吁大家冷靜地想一想,是否要以摧毀香港的穩定繁榮,押上香港700多萬人的民生作代價?

香港工商界發表聯合聲明,呼吁社會各界能摒除成見,在這個艱難時期能夠團結一致,為香港的真正福祉著想,停止一切違法暴力行為,讓社會盡快恢復正常運作,攜手聚焦經濟民生發展。香港地產建設商會也發聲明,強烈譴責日益升級的暴力行為,期盼社會重回安寧和法治。

事實上,香港經濟的積弊早已出現,而暴亂則加劇了香港經濟滑向衰退的速度。

今年以來,香港經濟第一、第二季度GDP增速僅為0.6%,為過去10年最低。而毗鄰的深圳、廣州不僅在GDP總量上已經超越和正在趕超,今年上半年還分別以7.4%、7.1%的增長速度將其遠拋在后。同為一國兩制的澳門特區,一直被香港看不上眼,但其人均GDP已經從回歸前的1.55萬美元增長到高達人均8.26萬美元,位列世界第二。

無論是香港內部的有識之士,還是香港外部關心香港發展的各界人士,都在思考:哪些問題在制約著香港經濟的發展?如何改變香港產業升級乏力、經濟增長緩慢的局面?香港能否鳳凰涅槃、實現突破性發展?

唯一可以確定的是,香港長期可依托的最大優勢仍是國家優勢。

回首過去,從亞洲金融風暴、美國“9·11”、非典到美國次貸危機的打擊,若不是內地相機施以援手,香港在經濟泥淖里的日子無疑將會更長。而不管香港某些人承不承認,若沒有內地強大經濟腹地自上世紀80年代以來的改革開放,香港便不會有80年代后的多元經濟發展。

展望未來,只要香港能充分把握住內地的經濟發展脈動,主動考慮在中國更大范圍的開放中自身能扮演的角色及需要形成的服務功能,充分發揮與發達經濟體高度融合的制度優勢和市場優勢,加之中央政府的高度呵護,香港仍有機會創造新的輝煌。

香港本地生產總值(GDP)今年第一季度錄得0.6%的增速,第二季度仍為0.6%,為過去10年低位。表面上看,第二季度的數據和第一季度一致,但如果按照季節性調整計算,第二季度GDP環比下降了0.3%,這意味著香港經濟增長已失去了動力。

一般而言,一個地區的GDP增速如果連續兩個季度環比為負值,意味著經濟運行出現“技術性衰退”。如第三季度香港再出現按季負增長,則香港經濟陷入技術性衰退。

多家券商投行下調今年香港全年GDP增長預測。花旗銀行由原先估計增長2.1%,下調至1.5%,而最為悲觀的預測是全年零增長。

同一時期,相鄰的深圳、廣州等地的GDP都有可觀的增長。深圳上半年增長7.4%,廣州增長7.1%。新加坡今年一季度的GDP增幅為1.2%,GDP總量仍超過香港一億美元。

香港經濟或陷入技術性衰退

香港經濟說到底是一種高度外向型經濟,對外部環境變化具有較高的依賴性。 

被推向危險境地的香港經濟

因中美貿易摩擦波及全球,內外部投資意愿降低,今年一季度香港的固定資本形成總額與上年同期比較,實際降低了7.0%,與去年第四季相比則下降了5.8%。一季度貨物出口總額與上年同期相比下降了4.2%;進口商品總額與上年同期相比也下降了4.6%。截至今年6月,香港出口連續第8個月下降,且降幅超過預期,創2016年來最大跌幅。從具體進出口數據來看,6月,香港出口降至3096億港元,較上年下降9%,為2016年以來最糟糕的表現,同時香港進口也下降了7.5%,至3648億港元,因此,6月香港貿易逆差552億港元。

此外,次季食肆總收益經季節性調整后,按季跌4.6%,是10年來最差的情況,而且更是自2009年以來首次再出現價量齊跌。

香港的住宅銷量也呈斷崖式暴跌。根據香港土地注冊處的資料,香港住宅在6月的月銷量下跌超過43%至4627套,為4個月以來新低。數據顯示,香港6月一手住宅銷售下跌至僅1111套,7月香港樓市繼續下探,送交土地注冊處注冊的所有種類樓宇買賣合約共6380份,同比下跌24.6%。調整不僅出現在住宅方面,寫字樓和零售物業均出現不同程度下滑。

如第三季再出現按季負增長,則香港于技術上陷入經濟衰退。

始于6月份的反修訂《逃犯條例》示威游行不斷升級并演變成暴動,無疑加劇了香港經濟滑向衰退。

持續暴動帶來最直接的影響起碼有三:

一是社會秩序紊亂。如8月5日,香港機場取消航班逾200個,香港地鐵癱瘓,多處交通受阻。二是經濟民生受挫。如6月香港零售業總銷貨價值從5月按年跌1.4%,到6月擴大至急挫6.7%;8月6日公布的具有領先指標意義的7月份日經采購經理指數顯示,香港不單連續16個月處于50以下的衰退區域,更由6月份的47.9急跌為43.8;麥格理發表研究報告指出,香港6月零售銷售貨值按年跌6.7%,遠遜市場預期,跌幅亦較5月大幅擴大,預計7、8月零售銷售跌幅加劇。香港更有研究機構預測,不論是按年計還是按季計,因外部及內部不確定增多,香港第三、四季度都將會出現負增長。三是股票市場下跌。隨著中美貿易摩擦的持續及香港暴亂的蔓延,港股逐漸下行,7月份跌幅達2.68%,8月份則跌勢不改,前4個交易日港股急跌超2000點,8月5日恒生指數一天跌767點,跌幅達2.85%。花旗銀行發研報指出,受近期香港部分活動影響,將香港零售股盈利預測下調介乎6%至27%,以反映同店銷售展望轉弱。

8月5日,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舉行發布會表示,一連串極端暴力事件,正將香港推向十分危險的境地。呼吁大家冷靜地想一想,是否要以摧毀香港的穩定繁榮,押上香港700多萬人的民生作代價?這種玉石俱焚的做法,只會將香港推上不歸路。

由此,亦可看出近期的一系列暴力事件對香港經濟所帶來的沉重打擊。

被新加坡、深圳、廣州相繼趕超

過去十幾年的香港經濟一直在低速增長區間徘徊,不僅與全球經濟增長不同步,與相鄰的經濟體相比也明顯表現增長乏力。繼2018年深圳GDP超越香港后,2019年廣州GDP也將要超越香港,香港GDP總量在全中國城市中現在只能排在第五位。而一直被香港看不上眼的澳門,1999年時GDP總值649057萬美元,人均1.55萬美元;到2018年澳門GDP增長到約545.4億美金,人均高達8.26萬美元(全世界排第二,僅次于盧森堡)。

再往回看,1997年回歸時,香港1773億美元GDP占內地的18.6%,而2018年香港的GDP為3630億美元,僅占內地的2.66%。1997年,香港處理了中國一半的對外貿易,而如今,香港貿易額僅占中國的八分之一。

2

相比之下,過往多年一直與香港較勁的新加坡,亦通過積極發展金融業、互聯網科技應用、造船業及煉油業等,使GDP規模大踏步地追上了香港。20年前,新加坡的GDP大約是香港的1/2,如今,500多萬人口的新加坡,GDP總量已經超過了700多萬人口的香港,人均GDP更是比香港多得多,國內家庭收入中位數是香港的兩倍。按照新加坡總人口561萬來計算,2018年人均GDP突破了6萬美元,達到6.4萬美元。而同期美國人均GDP為6.2萬美元,日本人均GDP為3.93萬美元,韓國人均GDP在2018年突破3萬美元,新加坡人均GDP更是達到了韓國的兩倍。

香港經濟的積弊

視覺中國2

圖|視覺中國

一段時間以來,無論是香港內部的有識之士,還是香港外部關心香港發展的各界人士,都在思考著同樣的問題,就是哪些問題在制約著香港經濟的發展?如何改變香港產業升級乏力、經濟增長緩慢的局面?香港能否鳳凰涅槃、實現突破性發展?

要回答好這些問題,首先就要搞清香港經濟本身存在什么問題,是什么因素影響香港經濟的轉型及拖慢香港經濟的增長。

產業結構偏狹,房地產業成為經濟轉型包袱

綜合起來看,香港經濟多年以來一直存在著產業結構偏狹、對外依存度高、傳統支柱產業優勢漸失、經濟內生力減弱、經濟結構高度輕型化及離心化、聚集不經濟、發展無長遠規劃的問題。香港經濟結構雖不時轉換,但始終是圍繞對外貿易、金融、航運、房地產展開的,制造業則逐漸式微。

在香港的所有產業中,被詬病最多的是房地產業,香港甚至被稱為是一座“被地產耽誤的城市”。

作為香港經濟的重要產業,有研究數據稱,香港狹義房地產業的GDP占比高達10%。如再加上為房地產業服務的建造業、樓宇業權等服務業,則廣義上的房地產業GDP占比高達20%。

在香港房地產業的繁榮之下,香港樓價之高冠絕全球。國際物業顧問世邦魏理仕(CBRE)今年4月比較全球35個城市私人住宅市場的數據后發表報告稱,香港平均樓價達120萬美元,位居全球榜首,新加坡排第二、上海排第三。報告顯示,香港樓價每平方英尺售價約2091美元,2018年平均樓價按年升5.5%。盡管香港2018年落成17790個私人住宅項目,但考慮到香港740萬的人口規模及有限的宜居用地,這個落成數字還遠遠供不應求。

另一方面,則催生了大批超級富豪。2017年1月,彭博億萬富豪指數公布了全球500富豪榜,超過一半上榜的香港富豪全來自地產,這12個地產大亨身家高達1190億美元(約9282億港幣),冠絕全球。這也導致香港經濟出現了數百萬打工仔勤勞半生只為從數量極少的地產商手中換得一間微小的棲身之所的畸形現象。

除房地產之外,近些年一直是以下4個主要行業主導著香港的經濟發展,為香港創造了約177萬個就業崗位,是香港經濟動力核心所在。

這四大產業2013至2017年占GDP的比重如下:(1)金融服務逐年分別為16.5%、16.7%、17.6%、17.7%、18.9%;(2)旅游逐年分別為5.0%、5.1%、5.0%、4.6%、4.5%;(3)貿易及物流則逐年分別為23.9%、23.4%、22.3%、21.6%、21.5%;(4)專業服務及其他工商業支援服務則逐年為12.4%、12.4%、12.3%、12.5%、12.2%。4個主要行業之和在這5年里占GDP比重分別為57.8%、57.5%、57.2%、56.6%、57.1%。

其中貿易與物流是第一大產業,現占21.5%,吸收了香港約25%的就業人口,貿易有六成多是內陸采購貨物再經香港轉往第三地,而物流也主要依賴內地,內地輸港總額物流排在第一位——所以中美貿易摩擦升級,香港首當其沖受損。金融業是第二大產業,以銀行業為主,只占全港就業總人數的5.5%,但創造了約18.9%的GDP,也屬在GDP中占比有所提升的行業。專業服務及工商業支援服務是第三大產業,占GDP的12.2%,屬仍可維持增長的行業,主要為內地企業走出去和海外企業拓展內地市場提供服務。旅游業是第四大產業,占GDP的4.5%,每年創造的新職位數目最多,但旅游是低端技術行業,收入相對其他行業偏低,目前正承受接待旅客能力有限以及過度依賴內地旅客的困擾。

但從趨勢上看,這四大支柱產業已呈現了在GDP中占比有所下降的態勢。而2017年香港GDP總值3416.48億美元,制造業增加值占比僅為1.1%。必須承認,香港以往的經濟增長是靠要素的大規模集聚來實現的,在高度市場化條件作用下一方面確實贏得了要素集聚的高效率,同時也使香港經濟增長出現了愈發嚴重的集聚不經濟現象,即以房屋開支為主要成分的營商成本節節攀升,由此也使經濟轉型、經濟增長面臨著愈發沉重的成本和包袱。

需要形成經濟發展長遠規劃

香港1997年回歸以來,無一屆特首完成兩任,因此也很難形成長遠的社會經濟發展規劃,更何況香港自開埠以來一直奉行的是自由港、積極不干預政策。而特首的政策能否得到貫徹實施又要講天時地利人和配合,如首任特首董建華提出的每年私人樓宇單位、居者有其屋單位和夾心階層住房計劃單位供應不少于8.5萬個計劃,若能一直實施下去,香港今天市民用于住房的開支無疑將會明顯減少,香港的營商成本也會受到抑制,但因為金融風暴影響和特定利益集團的反對,這項富有遠見的計劃最后只能無疾而終。同時香港素來是一個崇尚賺快錢的社會,輕視技術的研發和應用,加之整體社會利益格局的相對固化,更使香港經濟無從轉型,難以形成新的經濟增長動力。

鑒于當前香港發生的沖突和不和諧的社會氣氛,香港當前最重要的是要緩解沖突、修復社會信心及最大程度地凝聚民意。因為一個失序的香港絕對換不來香港經濟的穩定增長。

自1997年回歸中國以來,香港一直不乏民主、自由的聲音,但卻鮮有人在形成社會最大公約數上發聲做出呼吁,社會也一直未在這一問題上達成共識。在香港不時發生這樣那樣沖突的今天,香港亟須形成能被絕大多數人接受和認可的社會活動準則和約章,這其中起碼應包括以下一些內容:維護法治、發展經濟、改善民生、追求和諧。政府要通過與媒體、教育部門、商界的配合,將這些理念逐步灌輸于社會,講究求同存異、求同化異,并能在發展經濟、消減社會矛盾中發揮引領和推動作用。在實現未來經濟增長的過程中,來自香港商界、專業服務界、教育界的響應和配合尤為重要。

針對當下香港的暴亂,香港工商界已發聯合聲明,呼吁社會各界能摒除成見,在這個艱難時期能夠團結一致,為香港的真正福祉著想,停止一切違法暴力行為,讓社會盡快恢復正常運作,攜手聚焦經濟民生發展。

香港地產建設商會發聲明強烈譴責日益升級的暴力行為,期盼社會重回安寧和法治。包括華懋置業、長江實業集團、恒隆地產、恒基兆業、香港置地物業、合和實業、和記地產、新鴻基地產、太古地產等17家商會會員在聲明后聯署。

香港可依托的最大優勢唯有國家

視覺中國3

圖|視覺中國

解決經濟增長問題其實質就是要回答如何培育優勢、發揮優勢和如何克服影響經濟增長的短板問題。為此,香港政府要聯合商界、學界和其他智庫,系統研究為實現經濟的理想增長究竟香港需要增添哪些動力?在鼓勵社會創新上、在促進自身產業與外部資源融合上究竟應建立什么樣的公共資源投放機制為妥?香港如何在中國進一步擴大開放中獲得服務機會?在內地全方位推進不同區域實現更高層次發展中,香港如何實現與其自身優勢產業的戰略契合?在提升制度和市場全球競爭力上應做哪些改革和完善?在當代科技創新的浪潮中如何能在一定的技術領域里爭得一席之地?這些內容應成為每一屆政府都必須認真做出考慮和回答的施政內容。

新增長點和轉型的雙重挑戰

為使香港經濟增長能有一個長足的改善,重中之重應是積極培育和構建催生新的經濟增長點及內生力的機制,通過持續彌補在制度資本、市場功能、專業服務、基礎設施建設中的不足來提高自身對全球資源的吸引力和利用能力,致力強化自身的極化效能和幅射能力,以使香港經濟能持續迸發出生生不息的活力。香港的未來數年,一方面會面臨催生新的行業、培育新的經濟增長點的挑戰,一方面還面臨如何使傳統產業升級、提升和豐富這些產業服務內涵的挑戰。

例如,未來的香港金融業始終會面臨如何滿足內地日益增長的財富管理巨大需求的挑戰,如何成為內地在境外的主要資產管理服務中心,如何成為內地政府和企業在境外發債融資的重鎮,如何成為配合國家推進人民幣國際化戰略的最重要境外樞紐,在這一過程中如何鼓勵具有產品和市場優勢的外資金融機構與具有客戶和渠道優勢的中資機構組成合作聯盟,以此來為內地客戶提供更高層次、更全面的金融服務。

即使是旅游業,也存在著如何滿足中高端游客需求的行業挑戰。現在香港的大部分旅行社還只是把服務限定在參加一下屈指可數的旅游景點和購物上,香港的旅游業更應考慮通過舉辦世界文化嘉年華、世界藝術節、世界美食節等以及一些高端大型主題演出,吸引更多的中外游客匯集香港。

香港在過往多年曾有亞洲四小龍、東方之珠的美譽。作為中國第一個、也是最大的特別行政區,在未來不容回避地要考慮如何保持一定的經濟增速、不被更多的內地城市趕超的問題。去年深圳的GDP總量已超越香港,今年廣州也會很快趕上,香港經濟增長速度若不能有所提升,香港在GDP規模上被更多的內地城市如重慶、杭州、蘇州等趕超也不會是什么天方夜譚的事。

香港回歸祖國后,先后遭遇過亞洲金融風暴、美國“9·11”、非典、美國次貸危機的打擊,若不是內地相機施以援手,香港在經濟泥淖里的日子無疑將會更長。不管香港人承不承認,若沒有內地強大經濟腹地自上世紀80年代以來的改革開放,香港是不會有80年代后的多元經濟發展的。這就是香港社會可長期依托的國家優勢,只要香港能充分把握住內地的經濟發展脈動,主動考慮在中國更大范圍的開放中自身能扮演的角色及需要形成的服務功能,充分發揮與發達經濟體高度融合的制度優勢和市場優勢,加之中央政府的高度呵護,香港仍有機會創造新的輝煌。

兩大機遇不容錯過

在中國未來30年的發展中,有兩大機遇香港不容錯過。一是粵港澳大灣區的融合發展,二是“一帶一路”倡議的深入系統推進。

有人預計,到2030年,粵港澳大灣區的GDP將從2018年的1.64萬億美元增長到4.6萬億美元,屆時將遠超東京灣區的3.2萬億美元、紐約灣區的2.2萬億美元、舊金山灣區的1.2萬億美元。粵港澳大灣區有望成為世界級經濟區和經濟增長引擎。而“一帶一路”倡議的推進給香港專業服務界、金融投資界、商界所帶來的機會也將是無法想象的,但問題的關鍵是香港愿不愿意抓住這些機會、能不能抓住這些機會、是否具備能參與其中有所作為的能力。否則,任由以中小企業為主的經濟隨波逐流發展,不僅會使香港經濟不斷波動,同時更會使香港經濟難拾升軌,在全球經濟競爭中逐漸趨于邊緣化,在中國經濟的發展中難以發揮更大的作用。

不應否認,香港周邊的一些經濟體通過對移動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等先進技術的廣泛應用,使自身的國際競爭力得到了快速提升,對香港早已形成了迎頭趕超之勢,而香港則因為對相關投資難以實現規模效應的猶豫而使香港與先進的經濟體相比顯得相形見絀。

這方面基礎設施建設的落后無疑會對提升香港的國際競爭力帶來阻礙。如深圳作為首批5G試點城市之一,也是全國乃至全球第一個5G獨立規模組網城市。從通訊基站到消費終端,從應用場景到產業鏈上下游,深圳都已經準備好了迎接5G時代的到來。根據深圳市工業和信息化局今年6月的數據顯示,深圳已經完成2000個5G基站建設,其中,中國聯通已在前海建成111個5G基站,實現前海5G網絡全覆蓋。今年將計劃建設8500個5G基站,到2022年規劃5G站址總量將達4.5萬個。所以,對標并跟上國際上先進經濟體基礎設施建設的步伐,應成為香港提升國際競爭力始終不能放棄的方向。

而在香港內部,系統規劃香港的經濟地理布局,拓展新的社會經濟發展空間,也應成為各屆政府施政必須有所考慮的內容。今年3月,香港政府宣布,將斥資6240億港元打造“明日大嶼”人工島,預料這將是香港史上最貴的基礎建設。港府推出的“明日大嶼愿景”顯示,計劃填海1700公頃,擬提供26萬至40萬個住屋單位,供70萬至110萬人口居住。這樣的規劃,既可對經濟增長直接產生拉動效應,又可進一步拓寬香港未來的經濟增長空間,是從政府到社會各界都應積極促成之事。

說一千道一萬,無論是香港未來轉型也好,還是培育新經濟增長點也好,關鍵要解決好由誰來扮演協調人、牽頭人的問題,解決好靠什么制度和機制來保障社會始終保持蓬勃向上的動力。這在一個已進入到靠財富推動經濟增長階段的社會絕不是一個輕易就可回答的問題。這樣的問題回答清楚了,香港經濟增長就不會有多少困惑之處,香港經濟就完全可以重拾升軌,反之,香港經濟就可能出現波折、反復走上彎路。

希望香港能盡快浴火重生、鳳凰涅槃!

編輯 | 郭    芳

編審 | 張    偉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網絡編輯:何穎曦)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忍者法宝电子
秒速赛车开奖查询 重庆彩票幸运农场开奖 棋牌游戏富贵 辽宁快乐十二一定牛 赌博极速赛车是真的还是假的 环球国际app下载 黑龙江十一选五遗漏 华东六省15选5走势 三肖期期中特免费公开 河南麻将朋友局破解版 澳洲幸运5彩票开奖结果查询双色球 nba比赛比分 西安股票开户 全民娱乐棋牌 湖南哈哈麻将官方网站 500万即时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