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法治 > 正文

趙正永背后“女港商”劉娟的項目運作術

《中國經濟周刊》 記者 陳惟杉 | 陜西報道

微信圖片_20190201143239_副本

2019年1月15日晚,陜西省委原書記趙正永接受調查的消息對外公布。有知情人士向《中國經濟周刊》記者透露,與趙正永關系密切的“女港商”劉娟亦被帶走,不過此消息尚未得到證實。

2005年,正因劉娟介入,方才引發“千億礦權案”。

2006年4月,陜西省地礦局西安地質礦產勘查開發院(下稱“西勘院”)與劉娟任法人代表的香港益業投資(集團)有限公司(下稱“香港益業”)就合作勘查波羅井田簽訂合同。2005年,波羅井田被陜西省政府指定為香港益業參與投資的240萬噸甲醇MTO項目(下稱“甲醇MTO項目”)的配套煤礦。

但在2003年8月,西勘院已經與榆林市凱奇萊能源投資公司(下稱“凱奇萊”)簽訂合同,合作勘查“波羅—紅石橋地區”煤炭資源。“一女二嫁”問題由此產生。

從2005年5月凱奇萊將西勘院訴至陜西高院起,圍繞波羅井田探礦權的歸屬,訴訟長達12年,直至2017年12月,最高院作出終審判決:凱奇萊與西勘院簽訂的合同合法有效、繼續履行(詳見《中國經濟周刊》2018年第6期報道《陜西千億礦權12年糾紛》)。

也正是在這12年里,劉娟圍繞甲醇MTO項目與波羅煤礦反復運作,先后拉央企、陜西國企入局,在波羅井田探礦權糾紛懸而未決之時,已套現數十億元。

“這是在用陜西資源套取陜西國有資產。”凱奇萊法人代表趙發琦對《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說。

央企中國化學只“站臺”,不出錢、不獲利?

自2004年11月與榆林市政府簽訂合作協議起,甲醇MTO項目一直掛著兩家公司的名頭:香港益業、中國化學工程集團公司(下稱“中國化學”)。

在2005年10月,陜西省發改委明確波羅井田為甲醇MTO項目的配套井田后,中國化學、香港益業一起向時任陜西省有關領導遞交報告,迫切要求參與波羅井田勘查工作:“特別是給我們項目配套井田的勘查工作……迫切需要加速推進”“作為項目業主,希望能允許我們……參與項目所配煤炭資源的勘查工作。”

然而,2006年4月與西勘院簽訂合作勘查合同時,甲方卻只剩香港益業一家公司。

合作勘查合同中約定:在香港益業的開發項目得到核準或省發改委備案批準落實后,西勘院應依法將波羅井田的探礦權轉讓給香港益業;本次合作取得的波羅井田精查成果和由此產生的探礦權增值全部屬香港益業所有。

半年前還向陜西省領導報告稱希望參與勘查的央企中國化學,最終“分文未取”,波羅井田的探礦權、精查成果,均落入香港益業手中。

雖未參與簽訂合作勘查合同,但中國化學與劉娟的合作并未結束。

2006年6月,中國化學與劉娟任法人代表的陜西益業投資有限公司(下稱“陜西益業”)共同成立陜西中化益業能源投資有限公司(下稱“益業能投”),劉娟出任執行董事兼總經理。

中國化學與陜西益業分別認繳出資額2000萬元、1.8億元,各占注冊資本的10%、90%,首次出資額7000萬元全部來自陜西益業。

記者注意到,益業能投章程中有這樣一條:中國化學的股權只能轉讓給陜西益業或者根據需要轉讓給其指定的第三方,但陜西益業的股權可自由轉讓給第三方。中國化學轉讓合資公司股權受到限制。

成立后,益業能投開始操盤甲醇MTO項目。2006年7月,陜西省發改委為240萬噸甲醇MTO一期60萬噸甲醇項目備案。

配套的波羅煤礦項目也在推進,2006年12月,國家發改委同意對波羅煤礦開展前期工作,一期建設規模為500萬噸/年。而2007年上半年,波羅礦井已先后拿到土地預審、環評、水評等手續。

在申請上述手續時,波羅礦井的項目主體為“陜西中化益業能源有限公司”(下稱“益業能源”),全稱比益業能投少了“投資”二字,大股東同為陜西益業。有知情人士告訴記者,益業能源法人代表劉浩是劉娟的哥哥,而其營業執照顯示的成立日期為2007年8月29日。

也就是說,甲醇MTO項目、波羅煤礦項目分別被裝入益業能投與益業能源。

但就在益業能源在2007年先后拿到各項審批手續時,最高院正在審理西勘院的上訴。此前,西勘院不服陜西高院2006年10月作出的其與凱奇萊合作勘查合同有效、雙方繼續履行的判決。

“如果將探礦權與采礦權分別比作土地與房產,益業能源連土地都沒拿到,各項房產手續就已經辦好了。”趙發琦對《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說。

知情人士透露,劉娟“能量很大”,可以請來各類領導為其“站臺”。

2007年6月5日,益業能投240萬噸甲醇MTO一期60萬噸甲醇項目舉行開工儀式,除時任陜西省副省長洪峰外,原國家勞動和社會保障部部長鄭斯林亦出席儀式并講話。

甲醇MTO項目一期開工、配套的波羅煤礦拿到各項審批之后一年,央企中國化學卻抽身而去。

2008年7月,中國化學將其持有的10%益業能投股權轉讓給劉浩任法人代表的陜西太興置業有限公司。退出時,中國化學實際出資額為零。

國企延長石油“接盤”,憑虛假評估報告出資2.5億入股?

中國化學退出后兩個月,陜西延長石油(集團)有限責任公司(下稱“延長石油”)“接盤”。

延長石油是陜西地方國企,這家能源化工企業曾在2016年位列世界500強第325位。

2008年9月,延長石油將其與陜西益業的合作方案報給陜西省發改委,計劃入股后者控股的益業能投與益業能源,參與240萬噸甲醇MTO項目與年產1000萬噸的波羅煤礦項目。

合作方案顯示,2006年、2007年才先后成立的益業能投、益業能源此時評估作價已達2.69億元和2.21億元。

當年11月,延長石油與陜西益業簽訂兩份協議書,前者從后者手中受讓益業能投和益業能源51%的股權,分別作價1.3719億元、1.1271億元,入股資金合計2.499億元。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注意到,兩份補充協議寫明,項目建設前24個月內全部建設投資資金暫由延長石油籌措,24個月后雙方按持股比例籌措資金,陜西益業補齊延長石油墊付資金,并稱如遇特殊情況,墊付期可延長6個月。

此協議意味著,雖然兩公司合作,但該項目先期建設的資金實際來自國企延長石油。

已在2007年6月開工建設的甲醇MTO項目一期計劃于2009年8月建成試運轉,也就是說,該項目的計劃工期為26個月。

延長石油入局后不到一個月,2008年12月,其與陜西益業共同向陜西省發改委報告稱,波羅煤礦項目一期已開工建設,急需辦理波羅礦井探礦權轉讓和國家發改委核準等相關手續。

情況頗似3年前陜西益業拉央企中國化學向省領導報告要求參與波羅井田勘查。

彼時,最高院仍在審理西勘院與凱奇萊合作勘查合同糾紛一案。直到2009年11月,最高院才作出二審裁定,認為原審判決認定事實不清,發回重審。

2009年8月,陜西省發改委同意延長石油與陜西益業合作;2010年2月,雙方簽訂股權轉讓合同,其中還包含保密條款,違約金為500萬元。

至此,距延長石油出資2.499億元入股劉娟實控的兩家公司,只差陜西省國資委批準。

2010年4月,延長石油在發給陜西省國資委的請示中介紹了益業能投與益業能源的評估情況:其與陜西益業“共同委托”的陜西正德信有限責任會計師事務所(下稱“正德信”)出具了兩份資產評估報告,截至評估基準日2008年12月31日,兩家公司的凈資產分別超過2.8億元、2.6億元,合計近5.5億元。

正基于此,雙方同意將兩家公司作價4.9億元,延長石油出資2.499億元購下兩家公司51%的股權。

省國資委隨后以評估結果超過一年時效期為由未通過該方案。

當年6月,延長石油拿著兩份新的評估報告到省國資委備案,評估基準日變為2009年12月31日,但兩家公司的凈資產評估結果未變。

益業能投與益業能源真的值那么多錢嗎?

2010年7月,正德信致函陜西省國資委,稱從未出具過延長石油提及的兩份評估報告,并稱“兩份報告的印鑒均為偽造”。

隨后,陜西省國資委未對“存在嚴重問題”的兩份資產評估報告備案,并指延長石油“險些釀成數億元資金的安全隱患”,還建議其研究“該事件是否構成商業欺詐”,并建議“將此次事件在委監管企業范圍內通報”。

時任陜西省副省長吳登昌批示稱:國資委審核認真負責,應充分肯定,請延長認真糾正,建議不再通報為妥。

股權轉讓未完成,延長石油墊付近8000萬元

就在延長石油入股計劃被陜西省國資委叫停前,2010年6月,趙正永出任陜西省代省長。

此后,陜西省政府在2010年8月、11月兩次召開專題黨組會議,先是成立調查組,得出凱奇萊與西勘院于2003年簽訂的合同無效的結論;后是研究布置了對波羅井田礦權糾紛問題涉及相關單位有關問題的查糾工作。

2011年3月,延長石油再度就與陜西益業的合作請示陜西省國資委,與此前版本不同,其提出先由陜西益業合并益業能投和益業能源,延長石油再收購合并后公司51%的股權。

這次的合作方案能“闖關”成功嗎?

就在2011年3月底、4月初的3天時間里,波羅井田礦權糾紛案件、延長石油與陜西益業的合作均現“轉折”。

當年3月30日,陜西省高院作出與2006年完全相反的判決,認定凱奇萊與西勘院合作勘查合同無效。

第二天,3月31日,陜西省監察廳向趙正永上報了波羅井田礦權糾紛問題查處情況。趙正永批示同意這份報告后,陜西省地礦局、工商局等部門14名公務員被問責。有熟悉陜西政情的人士認為,這是趙正永在“敲山震虎”。

第三天,4月1日,陜西省國資委原則同意延長石油與陜西益業的合作,準予立項。但要求延長石油“做好盡職調查和可行性研究工作,并進行清產核資和審計評估,制定具體方案報省國資委審定”。

獲得陜西省國資委“原則同意”后,延長石油與陜西益業開始加速推進項目建設:

雙方在2011年5月成立“延長益業煤•化工項目建設組”,并提出由延長石油籌措項目資金。有資料顯示,該項目規劃總投資額達245億元;9月召開的延長益業項目專題會議提出,在股權轉讓未完成前,延長益業籌建處是合同主體。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注意到,這一籌建處早在兩年前便已成立。

值得注意的是,延長石油與陜西益業合作提及的股權轉讓,卻始終沒有下文。延長石油在沒有獲得股權的情況下,即已墊付了數千萬元用于項目建設。

在2013年時,僅地上可見工程,便有主體已經封頂的辦公樓和廠區食堂、各施工400米的煤礦主副井等。

2013年3月7日,延長益業項目籌建處的資金支付情況顯示,自2011年5月25日以來,延長石油累計支付超過7900萬元,包括一筆向益業能源的650萬元借款。

2013年,趙發琦實名舉報延長石油國有資產流失問題。此后,陜西省國資委在向省紀委遞交的調查報告中提到,延長石油與陜西益業股權轉讓的相關審計、資產評估未完成,沒有確定股權轉讓的具體價款,延長石油未支付股權轉讓款項。超過7900萬元的支付款項為“墊付資金”。

當年4月,陜西省紀委曾復函省國資委,要求其對“有無合謀騙取國有資產”等6個問題作出核查結論和明確認定后直報省委、省政府。

之后,此事再無進展。趙發琦接受《中國經濟周刊》記者采訪時說,他懷疑此事是被趙正永壓下的。

在延長石油兩年內已為項目支出超過7900萬元的情況下,2014年4月,劉娟將益業能投和益業能源兩家公司100%的股權作價21億元賣給了一家香港公司。有知情人士向《中國經濟周刊》記者透露,延長石油與陜西益業2010年簽訂的股權轉讓合同似乎并未解除。

也就是說,劉娟在幾乎沒有投入的情況下“空手套白狼”:她拉來了國企延長石油墊付資金建設項目,但延長石油并未獲得任何收益;此前2008年“估值”(實為偽造)5.5億元的兩家公司,在2014年賣出了21億元,且都進了劉娟的腰包。

彼時,最高院已中止審理凱奇萊于2011年4月提起的上訴,等待原國土資源部的有關行政復議結果,礦權糾紛遠未到劇終之時。

文字編輯:周琦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網絡編輯:何穎曦)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忍者法宝电子
全国22选5开奖号码 辉煌棋牌下载地址 浙江11选5开奖号码走势图 江西十一选五真准网 app大赢家比分 二锅头股票代码 四人扑克玩法种类 优乐精江西抚州麻将下载 极速飞艇官网开奖号码 球探体育比分比分直播 快乐双彩开奖时间 捕鱼游戏大全免费下载 下载东北辽宁麻将大全 极速11选5-安卓APP下载 步步盈配资 加拿大快乐8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