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法治 > 正文

趙正永落馬背后:干預“千億礦權案”被舉報、秦嶺違建難辭其咎

趙正永_副本

(視覺中國)

文 |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陳惟杉

1月15日晚,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發布消息稱,陜西省委原書記趙正永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趙正永是安徽馬鞍山人。曾擔任安徽省黃山市委書記,安徽省公安廳廳長、省委政法委書記。2001年6月,從安徽交流至陜西后,趙正永在陜西官場深耕達16年之久。其間,他先后擔任陜西省委常委、政法委書記,省委常委、副省長,省委副書記、副省長、省長。2012年12月至2016年3月,任陜西省委書記。

2016年3月,年滿65歲的趙正永卸任陜西省委書記,任職第十二屆全國人大內務司法委員會副主任委員。

趙正永在去職講話中說,這是在他到達任職年限后,中央從陜西大局和長遠出發,及時調整陜西省委領導班子。

然而,此后每隔一段時間便有他被調查的消息傳出。

2018年8月下旬,陜西官場盛傳:趙正永被紀委辦案人員從家中帶走,之后失去自由;8月初,趙正永便曾被叫去談話;更早之前,與趙交往甚密的多位商人相繼被控制。

早在2018年6月中旬,趙正永曾經的下屬、陜西省衛計委黨組書記、榆林市原市委書記胡志強被宣布落馬。趙胡兩人關系密切。據知情人士向《中國經濟周刊》記者透露,“榆林是陜西的煤炭資源重地、能源經濟大市,資源在地方、審批權在省里,兩人有很多共同的商人朋友。”

他們也有一位共同的舉報者——陜西千億礦權案的當事人趙發琦。

千億礦權案引發的官場地震

這是一起聞名全國的重大產權糾紛案,日前因為卷宗丟失,震驚全國。

據“中央政法委長安劍”消息,1月8日晚,中央政法委牽頭,中央紀委國家監委、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參加,成立聯合調查組對陜西千億礦權案卷宗丟失等問題展開調查。

在此之前,趙正永也被該案當事人趙發琦長期舉報干預案件。

2003年,趙發琦的凱奇萊能源投資公司(下稱“凱奇萊”)與陜西省地質礦產勘查開發局西安地質礦產勘查開發院(下稱“西勘院”)簽訂了《合作勘查合同書》,聯合勘探發現了位于榆林一估值上千億元的煤礦。但在權力的干預下,趙發琦并未能獲得煤礦權益,合同被判無效,而他本人也因此被構陷入獄。十數年后,最高人民法院在2017年底作出終審判決,判定該合作勘查合同合法有效、繼續履行。

2016年,在趙正永卸任陜西省委書記之后,趙發琦開始公開在網絡上對其實名舉報。

趙發琦在舉報材料中稱,趙正永對凱奇萊訴西勘院勘查合同糾紛案,事無巨細事必躬親。時任陜西省省長的趙正永曾兩次召開省政府黨組專題會,直接認定勘查合同無效,并指令工商局撤銷凱奇萊公司的工商登記,嚴令陜西省公安廳和榆林市公安局以涉嫌虛報注冊資本罪對趙發琦進行逮捕和審判。

趙發琦接受《中國經濟周刊》采訪說,“在我的案子上,趙正永不是干預而是親自赤膊上陣,政府替代了司法直接辦案。”他認為,趙正永權力膨脹已經到了無法無天的地步。

在公開舉報之外,趙發琦還向中紀委遞過多份舉報材料,反應趙正永其他方面的諸多問題。

大約等了一年,還沒有趙正永被調查的消息。趙發琦轉而公開實名舉報干預其千億礦權案的另一官員榆林市原市委書記胡志強。

不到一年,胡志強被扳倒。

而自2018年3月以來,趙正永被查的傳言也甚囂塵上。

趙發琦稱,之后,有關部門的辦案人員曾多次向自己調查了解趙正永的問題。

2018年年底,媒體曝光了最高人民法院法官王林清的自述視頻,王林清在視頻中講述,作為凱奇萊訴西勘院“千億礦權案”的承辦人,在準備寫判決書前發現原存在自己辦公室的案卷離奇失蹤。

案卷失蹤讓千億礦權案重回公眾視野,如前所述,1月8日,中央政法委牽頭調查“千億礦權案”卷宗丟失等問題。

“巡視‘回頭看’主要針對趙正永任省委書記時的問題”

在陜西,舉報趙正永的遠不止趙發琦一人。

據知情人士向《中國經濟周刊》透露,在眾多的舉報者中,包括陜西省委省政府的多位高級別官員。

“趙正永非常霸道,手伸得長,管得非常細。他當省長的時候,什么事情自己就定了,很少向省委書記匯報,而他當省委書記的時候,則經常管政府的事。”這位知情人士舉例說,趙正永主政期間,陜西省委向中央巡視組的匯報稿,甚至沒有經過常委會集體研究。

趙正永的霸道使他與其他班子成員的關系非常緊張。這也就不難理解他的同僚們相繼對他進行舉報。反應的問題包括買官賣官、作風問題等。

據陜西省官場知情人士透露,2017年6月,中央第十一巡視組向陜西省委反饋的巡視“回頭看”發現的問題包括:“四個意識”不夠強,省委領導不夠堅強有力,存在重表態、搶“頭彩”,輕結合、疏落實現象。對脫貧攻堅的政治認識不足,扶貧開發工作有急功近利的傾向。干部選任程序不夠規范,選人用人問題反映集中。上輪巡視提出的超職數配備干部、違規兼職,領導干部多占住房等整改不力。礦產資源領域存在廉潔風險。

“這一輪巡視‘回頭看’實際上主要還是針對趙正永擔任省委書記期間的一些問題。”熟悉陜西省政情的人士接受《中國經濟周刊》采訪說,其中的諸多問題指向的正是趙正永擔任省委書記期間怠政。

對于“重表態、搶“頭彩”,輕結合、疏落實現象”,反饋意見舉例稱,為拿國家補貼,陜西省提出保障房建設開工量爭全國第一,造成大量空置,有的地市負擔超過10億元。

反饋意見中還提到,礦產資源領域腐敗存量未見底。巡視談話反映,礦產資源探礦、開釆、經營及國有公司增資擴股的腐敗問題還沒有揭開蓋子。

在這一次的巡視回頭看中,還特別指出,“處理問題靠中央推著走。秦嶺北麓違建的204套別墅,經習近平總書記兩次批示并提出嚴厲批評才全面拆除。”

秦嶺違建是壓垮趙正永的最后一根稻草?

在趙正永出事之前,陜西官場還發生了一件大事:秦嶺北麓違建別墅專項整治拉開帷幕。

這是來自中央最高領導的指示。習近平對秦嶺北麓西安境內違規建別墅、嚴重破壞生態環境問題作出重要批示,要求徹底查處。

習近平曾多次就此作出批示,但陜西方面欺上瞞下、陽奉陰違,秦嶺北麓違建別墅屢禁不絕。

中央震怒。此次整治行動之嚴厲極為罕見,中央專門派駐專項整治工作組,中央紀委副書記徐令義掛帥工作組組長親赴西安督戰。

趙正永難辭其咎。

但在過去數年,秦嶺北麓違建別墅仍被媒體不斷曝光并質疑,國家中央公園淪為權貴的樂園,“陜西綠肺”成為權貴的專屬區。坊間甚至傳言,在那秦嶺北麓也有趙正永的別墅。

在1月初在央視播出的專題片《一抓到底正風紀——秦嶺北麓違建別墅整治始末》提到,“時任陜西省委主要領導”沒有召開省委常委會傳達學習,也沒有進行專題研究,簡單批示了事;“時任省政府主要領導”也只是“進行了圈閱”。到了西安市,時任市長也只是在常務會間隙,將屬地兩名區縣領導叫到走廊,簡單口頭布置。

此事牽涉官員之眾超出想象,陜西官場早已是人心惶惶。

在趙正永落馬前,陜西省委原常委、秘書長錢引安落馬;陜西省人大常委會原黨組副書記魏民洲落馬;西安市委原副書記、西安市原市長上官吉慶被處以留黨察看兩年處分,降為副廳級非領導職務……

有人猜測,秦嶺北麓違建別墅或是壓垮趙正永的最后一根稻草。

深耕陜西官場長達16年的趙正永等來了他的結局。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網絡編輯:崔曉萌)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忍者法宝电子
南粤36选7好彩3 浙江十一选五 下周股市大盘分析 4399四人单机麻将 福利彩票老快三 1分11选5官方网站 新华锦股票 快乐双彩基本走势图表 捕鱼大亨 福建22选5 博彩通推荐 22选5开奖结果双今天 下载贵阳微乐捉鸡麻 6场半全场 杠杆投资股票 麻将血流成河翻倍规则